三分钟,仅仅是三分钟的时间赵富贵就把上百号混混全部打倒在地,一群混混躺在地上哀嚎惨叫,断手断脚的至少有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好不到哪去,身上免不了要断几根肋骨。

  张力脸色惨白,双腿抖的就像是两根弹簧。两个混混看情况不对,原本想护着江少逃跑,但一个混混腿被打断腿掉在江少身前的时候,江少被吓的屁滚尿流,直接就像是高位截瘫的人一样彻底变成了一滩烂肉。

  两个也同样被吓呆的混混怎么拉都拉不动变成了一滩烂肉的江少,跑,腿软的跑不了,上去跟赵富贵拼命更是没那个胆子,江少和两个混混竟然从旁边一个受伤的混混身上弄了一点血抹在脸上,假装死尸。

  “我的妈呀,我们华夏原来还是有高手啊。我以为叶问霍元甲宫羽田那些高手都是吹牛逼吹出来的,现在看来说不定都是真高手!”一些胆子大,躲在远处看热闹的年轻人顿时就惊呆了,看着赵富贵喃喃自语的说道。

  “以一抵百啊,这可是真正的以一抵百啊,太牛逼了,我想学功夫,不知道他收不收徒弟啊?”

  “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说我都不敢相信啊,这个黑大个真是太猛了。这尼玛才是真正的高手啊,那什么武林风武林大会简直是一群卖艺的逗逼啊!”

  “我真他妈的蠢,竟然忘了把刚才那一幕拍下来。不过拍下来也没用,就是给别人看,别人肯定也以为这是拍电影!”

  “这个黑大个绝对是一个隐世高手,不过我怎么看他好像有点眼熟,是不是以前在哪见过的?”

  “门口停了一辆骑士十五世,这个人又是个黑大个,他不会是小湾村的赵富贵吧?听说赵富贵是个神医和农民企业家,可也名听说他还是一个高手啊?”

  “是赵富贵,绝对是赵富贵,我前段时间去过小湾村,见过赵富贵一面,他还上过新闻,你一说我想起来了,肯定是赵富贵!”这些年轻的男女议论纷纷,很快就把赵富贵给认出来了。

  “真的是赵富贵,他好帅好猛好有型啊,要是他能做我的男朋友就好了!”一个花痴女抱着脸,满脸花痴的看着赵富贵的方向说道。

  “张老板,还要试试吗?你这点人也不过只够我热热身而已,你还叫不叫得到人?”赵富贵放倒这些混混,走到张力身前不屑的问道。

  赵富贵打倒了这上百号混混,顿时感觉自己的血气一阵蒸腾,道力似乎隐隐打破桎梏,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这一战也让赵富贵隐隐明白了,太平道书恐怕不是什么高深的武林秘籍,而是一本仙书,赵富贵练的不是武,而是修的道,太平道书绝对是道家密藏,否则绝不可能让一个普通人拥有这样的实力。

  “赵,赵!”张力张了张嘴,却完全说不出来一句囫囵的话,赵富贵走到他眼前,他竟然扑通一声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张老板别这么客气,你这行的礼我可承受不起!”赵富贵看着张力的怂样,不屑的说道。这些所谓的社会大哥,砍掉他们的爪牙,一个个立刻就怂了。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您就把我当个屁,饶了我吧!”张力这一跪倒是不哆嗦,说话立马麻利起来。

  “饶了你很简单,不过你不是要我赔你五百万吗?这钱可不少,让我的精神很受打击,你说我的精神损失费怎么算?”赵富贵冷笑一声说道。

  张力这些混混心狠手黑,平常不知道勒索了别人多少钱,这次张嘴就敢问赵富贵要五百万,赵富贵要是不让他出点血,他还不知道长点记性,知道有些人他惹不起。r1

  “我赔,我赔,我马上写支票!”张力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支票本,准备给赵富贵写支票。

  “我要现金!”赵富贵眉头一皱说道。

  “是是是,现金,现金,有现金,有现金!”张力连滚带爬的跑道酒吧后面的办公室,打开里面藏着的小保险柜,把里面的钱全都扒拉了出来,装进一个大包里给赵富贵拿了过来。“大哥,这是今天的营业额,两百多万,其他的钱都被我哥存到银行里了!”

  “你一个小破酒吧一天就能挣这么多?”这钱一拿来反倒是赵富贵有些诧异了,这酒吧一天的营业额都有两百多万,赵富贵还真是没想到,这都超过农家小灶的日营业额了。

  “大哥,我们不仅做正经生意,还卖点小药丸药粉什么的,另外手底下还有大几十个个当红的小姐坐台!”张力不敢隐瞒,连忙说道。

  盛世酒吧一天光是卖软性毒品就能收入几十万,另外大几十个小姐坐台出台,每天一个小姐至少要接十个单,一单盛世要提层五百,这大几十号小姐一天也能给盛世挣几十万。

  盛世来钱,可比农家小灶做正经生意来钱快的多了。赵富贵心想,这开个破酒吧都快比盖房子的开发商赚钱了,他以前在工地打工时候的开发商老板一天也进账不了几百万啊。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外面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蓉城毕竟是个大城市,上百人的聚众斗殴,只要有人报警,那铁定警察马上就要来。

  听到刺耳的警报声,张力和江大少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顿时感动的泪流满面,终于不用在留在这鬼地方,面对赵富贵这个怪物了。张力和江少从来没有觉得警报的声音是这么的亲切。

  “哥,送我去医院,我脸被打肿了,要毁容了,快送我去医院!”一群特警冲进来,江少一翻身抱住一个特警的腿大声哭嚎起来。

  那特警原本以为他是一具尸体,他猛一动,特警以为他诈尸,差点没直接给他突突了。

  特警们看到酒吧里惨样,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这得打多惨才能打成这个样子啊,混社会讨口饭吃而已,用得着这么拼命吗?特警们不明真相,都快被混混们的职业精神感动了。

  “富贵,这是怎么回事?”陈局长听说这边出了上百号人聚众斗殴的大案子,他很快就要调走了,但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也亲自赶了过来,没想到一进酒吧就看到了赵富贵。

欢迎大家访问:南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txiaoshuo.com/book/21169/631/